变异版规则:白天被票死的会翻身份。晚上被杀死的不会翻身份。游戏开始前15秒等待盗贼选择身份,盗贼选择身份后,游戏进入天黑,正式开始。

一、变异版主要阵营及胜利条件:

1、好人阵营:将所有狼人和第三方投票出局。

2、狼人阵营:有两种方式获得胜利。第一种:将好人中所有的身份全部杀死(不包括第三方),同时场上至少有一个狼人活着。第二种:将好人中所有的村民全部杀死(不包括第三方),同时场上至少有一个狼人活着。

3、第三方阵营:也就是吹笛者团队。将场上所有活着的玩家全部成功催眠并且自己活着就获得胜利。

二、变异版角色介绍如下:

1、狼人:属于狼人阵营。每晚可以杀死一位玩家。(注:狼人第一晚杀人,不要杀挡刀比自己高的人,有50%的可能会杀不死;第二晚以后可以随便杀)。
2、村民(简称CM):属于好人阵营。没有任何特殊技能,凭借玩家发言和逻辑帮助好人票死狼人和第三方。
3、先知(简称XZ):属于好人阵营。每晚可以确认一位玩家的真实身份,但是他死了并不代表狼人赢。(注:先知第一晚验人,不要验表演比自己高的玩家,有50%的可能会验不出来;第二晚以后可以随便验)。
4、女巫(简称NW):属于好人阵营。女巫有两瓶药水。一种是解药,可以救活晚上被杀死的玩家;另一种是毒药,可以在晚上毒死任意一位活着的玩家。女巫每局只能有一次用药机会,且同一个晚上不能同时使用两种药。
5、守护(简称SH):属于好人阵营。每晚可以守护一位玩家(包括自己),被守护的玩家不会被狼人杀死,但可以被女巫毒死。守护不能连续两晚守护同一个人,要隔一天才能守护。可以选择不守人,叫空守。不管有没有选择守护玩家,都要隔一天才能守护同一个玩家。
6、猎人(简称LR):属于好人阵营。当猎人被狼人杀死或者被投票出局后,可以枪毙一位活着的玩家。(注:如果猎人是被女巫毒死的,则不能枪毙人)。
7、白痴(简称BC或XB):属于好人阵营。平时与村民无异,但是当白痴被无辜票死后,白天可以在其他玩家发言时任意发言,分析剧情。(注:只有白天被票死才有此技能)。
8、村长(简称CZ):属于好人阵营。村长有两条命。狼人要杀两次才能将村长杀死,但是当村长被女巫毒死、或被猎人枪毙、或被玩家票死时只有一次生命。 以上三种情况任意一种发生, 则所有好人身份失去技能。(注:村长被主刀,但是当天晚上被女巫救了或者被守护守了,这时的村长依然有两条命)。
9、吹笛者:属于第三方阵营。吹笛者每天晚上可以“催眠”两位玩家,守护、女巫、等技能对吹笛者无效(也就是说如果吹笛者催眠的是守护守的玩家或者是女巫救的玩家,依然催眠成功,守护和女巫的救药只对狼人或者白狼等等相关身份杀人有效)。当场上所有活着的玩家都被成功催眠过,则吹笛者团队获得胜利。(如果仆人选择吹笛者作为主人,那么仆人与吹笛者均属于第三方团队,吹笛者死后,仆人将变成吹笛者,继续代替主人进行催眠,成功催眠完所有活着的玩家,第三方依然获得胜利)。如果狼刀死了吹笛者,吹笛者恰巧吹完,则游戏继续,吹笛者宣告失败。
10、仆人:属于变动阵营。游戏一开始选择一位玩家作为自己的主人,如果不选择系统会提示自动选择正数第一位玩家。一旦选择不可更改。主人属于哪个阵营,仆人就属于哪个阵营。主人死后,仆人将替代主人完成使命。A、如果主人是狼人,那么他将成为狼人阵营(主人没死,他相当于混血;主人死了立马变成狼人),如果狼人选择投降,那么仆人和狼人都输。B、如果主人是吹笛者,那么他将成为第三方阵营(主人没死,它相当于混血,一旦主人死亡,它立马变成吹笛者,继承吹笛者的功能完成使命)。C、如果主人是好人身份,那么他属于好人阵营(如果主人是女巫,女巫死后,它立马变成女巫身份。女巫死的时候两瓶药没用完,那么它可以用剩下的药和技能,如果两瓶药都用完了,那么他就只能拥有看刀法的技能;如果主人是猎人,猎人死了枪毙了人,那么仆人继承猎人身份死后就不能再枪毙人,如果猎人死后没有枪毙人,那么仆人继承猎人死后可以枪毙一位玩家;如果主人是白痴,那么白痴一旦是被票死的,不管用没用技能,仆人继承后都不能插话;如果主人是先知、守护等身份,他们死后,仆人将一直继承并拥有他们相应的技能。
11、盗贼:只有18人局才有这身份,游戏开始,会让盗贼选择从三张底牌中选出一张牌,这三张牌分别是一张村民,一张狼人,和18人身份中随机选一张,每个身份都有可能,所以当18人局时,有可能少一个身份(身份包括:先知、女巫、守护、村长、白痴、仆人、吹笛者、猎人),多一个狼人或者村民,也有可能身份没减少直接多一个村民或者狼人。
盗取身份:会变成标准局,没有埋掉任何身份,身份都是齐的
盗取村民:可能6民开局,埋掉那张身份,也可能盗贼村民埋村民,还是标准局
盗取狼人:可能5狼开局 盗贼选狼,变成6狼狼人赢面很大的开局,埋掉那个身份,如果4狼开局,盗贼选什么都是狼,就是标准局。

三、变异版配置:

6人局: 2狼、2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
7人局: 2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
8人局: 2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
9人局: 3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
10人局:3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
11人局:3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守护、
12人局:3狼、3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守护、吹笛者、
13人局:3狼、4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守护、吹笛者、
14人局:4狼、4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守护、吹笛者、
15人局:4狼、4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吹笛者、守护、猎人、
16人局:4狼、4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吹笛者、守护、猎人、村长、
17人局:4狼、5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吹笛者、守护、猎人、村长、
18人局:5狼、5村民、女巫、白痴、仆人、先知、吹笛者、守护、猎人、村长、盗贼、

四、常见术语:

标准局:盗贼没有埋掉身份

盗狼埋狼:房主开始游戏后,狼队仅看到4人,这时盗贼选什么都是狼人,变成标准局

特:村长、女巫、守护

盗狼埋狼:房主开始游戏后,狼队仅看到4人,这时盗贼选什么都是狼人,变成标准局

绑刀:狼队可以明跳,起来绑刀,告诉好人,好人必输的局,然后可以问最后那个身份或者村民。好人就属于任狼支配的局面了。

俗:白痴和猎人

笛子:吹笛者

五、常见玩法:

仆人:仆人第一晚选择一名玩家做自己的主人,不管村长死没死,主人任何情况死亡,仆人都会继承主人的身份,并且获得技能,例如 1,狼人,主人死后,继承主人的身份,在夜晚可以睁眼杀人。2女巫,原女巫死前,如果用了解药,仆人继承后,就不可以继续使用这个药,毒药也是如此,如果毒救都用了,那么仆人只可以看到刀法。如果仆人的主人是白猎这样的身份,白如果被出,仆人继承后不被出不可以插嘴,如果猎人死后开枪,仆人继承后不可以开枪。先知守护同狼人一样,主人死亡,继承相应继承。仆人的主人是村长,村长死之前,有几条命,仆人继承后就有几条命,例如,村长被狼刀死,那么仆人变村长后只有一条命。如果被女巫毒死猎人枪毙玩家公投,那么仆人变村长之后,如果狼没有刀村长,仆人是双命村长,但好人已经丧失技能。尽管仆人变成村长,好人还是没有技能。仆人要根据主人的发言,来选择怎么发言,仆人第一天可以明跳的,仆人会继承主人的身份和技能,比混血强多了,所以,仆人可能会决定一方是胜利与失败。仆人不建议去y先知,因为这样会让好人阵营对你的身份存疑。也让狼有充分理由抗推你。

第一天,第一个发言问先知y 因为变异版存在盗贼牌,所以,平安夜也要问先知y。

先知:先知要y出来带队的,先知可以选择不报验人,变异警徽流为0~10s金水 10s~20s查杀 20s以后笛子仆先知的警徽要根据当晚验人,交出警徽,你当晚验的人是什么身份,就把警徽交出。

拿到先知牌,有查杀不要报出来,容易让好人划水过不聊东西,以至于你不知道从何下手,要验一些你拿不定的人或者验一些开一张可以看好几张的牌,俗称焦点牌

如果好人轮次够,可以考虑毒笛子或者出笛子,当然猎人死了,也可以找笛子带。

女巫:女巫有两瓶药剂,一瓶可以毒死一名玩家,一瓶可以救活一名即将死亡的玩家,变异版的女巫,建议是好人轮次够,找笛子毒,解药留着救先知or金水。当然,你如果拿到女巫,你如果第一天被其他人踩的打不起的话,你可以第二晚就开毒,把一个踩你的当做例子,给其他踩你的人看,给与他们震慑的效果。这个方法你能精准毒到狼,好人也是可以拿到一个轮次的。

守护:一般分为普通守护和高端守护 1、普通守护,第一天盲守或自守,第二天先知,第三天金水或其他。2、高端守护,第一天自守或空守,第二天守其他和狼人赌心态,第三天守先知,如果第三天狼刀了先知,你守了平安夜,那么好人的轮次狼可能很难追上。

村长:如果先知首刀或者被埋的局,村长可以明跳身份带队,因为变异版本是屠边规则,狼基本不会对跳什么身份,如果对跳女巫明跳出来带。村长这个身份如果想光明正大的划水就认特,如果想和别人刺激的互撕,就不认特。

特可以藏的,我建议村长藏,为什么呢,村长双命,狼刀村长肯定要落后轮次。

俗:白痴和猎人,白痴是最像村民的一张俗,尽量把自己装成村民,替村民挡刀,屠边规则,白痴不建议y先知。而猎人,发言不要太刚,也要把自己装成村民以为屠神还是屠民,白和枪装村民都无害。

村民:村民这张牌是脆弱的,但是人多力量大,白天通过发言,和系统公布死讯后,徒手抓狼如果你感觉先知死了或者盗贼埋先知,你有胆子,可以捡先知。

狼人:每晚可咬死一名玩家,如果狼队出现5狼局,建议砍村民,然后白天抗推村民。天黑刀一些发言较好的村民。也可以刀一些发言不好的污人,依次来混淆视听;如果6狼局,屠民屠神,都可以了屠民是稳的,如果刀法歪,那没办法,屠神白痴和猎人容易装成村民,混过去的。7狼天胡开局,可以悍跳先知,把先知抗推出局。这种玩法,狼大概率是稳的。如果7狼局,狼轮次够,要优先解决笛子牌,不然7狼局让笛子赢,心里肯定难受。